当前位置:首页 » 会员风采 » 正文

査理达

时间:2015-02-27 [ ] 浏览次数: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亦道亦侠亦从容 情通志逸则理达

——记民进会员、书法家查理达

 

    查理达,1964年生,2004年加入民进。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江苏省国画院、江苏省书法研究院特聘书法家,江南大学书法研究所研究员,无锡市国画院副院长。

    查理达先生是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无锡市唯一一位获得中国书法最高奖项“兰亭奖”的书法家。其人性情散逸,磊落洒脱,其字蕴藉典雅,俊朗多姿,笔者与其相交多年,多次提出要对其进行专访,皆被婉拒。此次借“尚雅——査理达书法作品展”在崇宁路文渊坊开展之际,费尽口舌终于“逼其就范”。

    早春时节,气候温润,位于无锡繁华闹市区的文渊坊恰如“大隐隐于市”的世外高人,充盈散发馨宁之气。书法展开展于此时此地,可谓占尽“天时地利人和”。院外红尘喧嚣,院内环境清幽,午后阳光静静洒落,绿苔纵横的青石地面光影斑驳,四周花影流疏,桌上清茶袅袅,査理达向我们敞开心扉,妙语连珠、有声有色地讲述起他乐此不疲浸淫书法四十余载的漫漫“翰墨之路”。

    査理达与书法结缘,出于偶然,也属必然。他出身于锡城一书香门第,父亲就是一位在十里八乡享有盛名的书法高手。査理达幼儿时期,适逢文革,受家庭成分高的影响,父亲怕小孩调皮,出门闯祸,受人欺负,就把査理达圈囿在家里,教其习写书法。一开始临的也是颜真卿、柳公权、欧阳修等的楷体,只是当时物资匮乏,根本没有正式的书帖碑文,只有《毛泽东语录》、《雷锋日记》等寥寥数本所谓字帖可供参阅,査理达当时甚至连宣纸都没有见过,只能在报纸上、石板上写字。但甫一接触书法,査理达就显现异常天赋。刚开始,査理达还需父亲督促着练字,后来,随着年龄增长,他对书法的兴趣越来越浓厚,练习书法已内化为他自觉的行为,在学校组织的“大字比赛”中多次斩获第一名。十几岁的时候,他进入机械厂当了一名车,一干十多年,白天在机器隆隆中流汗劳动,晚上就在灯下摊开笔墨,勤练不辍。全厂只有他一个人订了《书法报》和《书法》杂志。一有空就去无锡各大公园,在公园里亭台楼阁的匾额、对联和摩崖碑刻上寻找“字帖”。

    80年代中期,査理达考入无锡艺术专科学校专攻书法,从此走上了书法专业化之路。在艺专,他开始系统学习书法理论和体系,后师从南京师范大学金石篆刻家马士达教授,进一步端正了学术态度,明确了主攻方向。彼时,书法开始盛行,出现了一批狂热的书法爱好者,市面上也开始出现各种以前难得一见的精品字帖。査理达沉醉其中,博采众长,从楷书一路练到行书、草书,书艺愈发精进,逐渐形成自己独特的书风,2002年凭借一幅楷体的《醉翁亭记》,一举斩获中国书法最高奖项“兰亭奖”创作奖,成为无锡书法界一颗耀眼的明星。

    “没有厚积,难有妙得”,多年寸积铢累、精研揣摩,加上难得的天赋,査理达在翰墨之路上越走越远。他的书法作品整体风格清新典雅,无论楷书、行书、草书都写得从容不迫、畅快自然。其书法艺术遵循传统,尤其擅长楷书、行书创作,作品继承了晋唐之风,天然逸出、巍然端雅,线条凝练、结体静美,章法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具有自己独特的审美意味,多次在全国性书法展中获奖,入选中国当代书画名家展,在联合国总部及欧洲六国巡回展出。

    对于书法艺术,査理达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他认为,书法是通过线条抒发感情的,是铸造人格最自由、最理想的造型艺术。书法体现一个人的性格。因为他本人个性热情奔放,豪爽洒脱,因此他偏爱行草书,字里行间流露出飘逸出尘、飞扬豪迈的韵味。他同时强调,“用笔千古不移”,书法创作离不开法度。法度就是写字的规范,像作诗的格律一样,传统规矩不能被打破。书法家的个性主要体现在对字体造型的突破上。而要让字有性情,就要在造型上不断地“造险”。但是每一笔“造险”前,都要想好后一笔的“破险”,“破险”就是按照前人的书写习惯,回到传统上来,否则很可能变成“七歪八倒”。此外,书法创作要依托于文字,不同的内容要用不同的形式表现。如苏东坡的《念奴娇·赤壁怀古》,适合用狂草或行草书来表现其磅礴气势,创作《兰亭序》要用儒雅的行书书写,写《心经》就要用娟秀的楷书。创作要综合考虑立意、字体、装裱、环境等因素。査理达还偏爱用卷轴裱画,认为书法是有张力的,传统卷轴更适合文字气势的舒展。

    在我们采访的过程中,前来观展的书法爱好者络绎不绝。我们随机采访了几位,大家对查理达的书法艺术一致给予高度评价。无锡市锡城公证处主任吴志波是一位资深的书法爱好者,他认为查理达的正楷“精到,幽深,有海鸥浮在海面上的意境”,而行草书“随意率性,气韵灵动,个性鲜明,是其‘功夫+悟性’日积月累的结晶”。企业家张敖奇是查理达多年好友,在书法方面造诣颇深,他见证了多年来査理达在书法之路上不断精进的过程。他说,第一次见到査理达的书法,就有大吃一惊之感,以后每年都来观摩,发现其每年都有进步。他认为査理达“传统功力深厚,善于融会贯通,具有源源不断的创造力和灵活机动的思路技法”,“査理达的书法结体险峻,险峻中求平稳,尤其随着年龄阅历增长,意境日趋内敛厚重,写法更加流畅自如,尤其是小行楷在全国可称‘独步’,他创作的每一幅作品都不千篇一律,每一幅作品都是不可重复、具有独特生命力的艺术珍品”。

    査理达是一位完美主义者,对自己的作品要求极其苛刻。“一笔一画自成生命”,一幅作品中,大到画面布局,小到一笔一画,他必要做到百分百完美才满意,哪怕有一丁点瑕疵他都无法忍受。每一幅作品他必须先过了自己一关才肯拿出手。査理达笑谈起他的一桩“逸事”。他曾有一次前往朋友家做客,发现朋友家客厅里挂着一幅他十年前写的字。十多年过去,他的书法造诣早已今非昔比,看着之前的旧作,他心里觉得特别不满意,恨不得立即上去把墙上的字摘走。

笔墨之外,査理达是一位爱好广泛、多才多艺、宜静宜动的人。他喜欢读书,偏爱读《世说新语》、《小窗幽记》等古代散文作品。他也热爱音乐,流行歌曲唱得很好,在KTV中属“麦霸”级人物,甚至在写字时,他喜欢播放一点轻柔的背景音乐。艺术本相通。读书音乐方面的爱好反过来滋养了他的艺术品味和审美情趣,使得他的书法艺术得以根植于艺术厚土而枝繁叶茂。

    同时,査理达是一位爱憎分明、古道热肠的性情中人。曾有财大气粗的老板出重金请査理达写“日进斗金”四字,遭査理达断然拒绝。而对于扶贫助残等公益慈善活动,査理达总是牵头协调,积极参与。作为无锡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他多次组织会内书法家开展文化交流、爱心帮困等活动。作为中国民主促进会成员,他发挥优势,履行职责,鼎力支持民进组织举办的各项活动。在民进无锡市委组织的“送春联下乡”、“书画进军营”、“书画助残”等活动中,总活跃着査理达的身影。对于自己的爱心付出,査理达一笑置之,认为这些只是自己应该做的,不值一提。

    对于当前一波高过一波的书法热和层出不穷的所谓“少年书法家”,査理达告诫说,“学书之道,在于睿智,在于朝夕于斯,不计寒暑;在于平常心态,褒贬不惊;在于取先人经典之妙,悟天地万物之象”。书法研习是一辈子的事情,三年五年根本做不出成绩。书法最需要的是继承,要“以古为徒”、“以帖为师”,坚持不懈临摹南帖北碑,打好坚实基础,才可能在规矩中作出灵动“文章”。

    “书虽小道,而当一生之探求,方可有汲源辟流之能耳”。査理达不负当日之言,在书法艺术之路跋涉四十余载,取得斐然成就。面对未来,他依旧踌躇满志,蓄势待发,认为自己还有丰沛的创作激情和巨大的突破空间。徜徉在墨气蔚然的文渊坊内,望着眼前意气奋发、坚定从容的书法家,我坚信査理达这位无锡书法界的领军性人物定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期待不久的将来,能欣赏到査理达创作的更多更美的书法佳作精品。

 

查理达.JPG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

责编:民进无锡市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