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漫谈 » 正文

民进是我家 爱家乐无涯

时间:2017-11-03 [ ] 浏览次数: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我叫张锦明,是民进无锡市梁溪区小教三支部的会员,出生于1945年7月,1982年6月加入无锡民进组织,一晃已经35年了。35年来在民进组织关心下,工作很愉快,退休生活很充实。

  1979年10月,下乡17年的我从苏北射阳县新洋农场回到无锡,父母亲和妹妹一家也在同年5月份回到了无锡。母亲吴维俊当时已经六十多岁了,仍回到了无锡市第十中学任教高三英语。回锡后条件非常艰苦,我们一大家子七口人同住十中的一间仓库内。

  母亲是五十年代由李公威校长介绍参加民进组织的。返回无锡后,党派活动已经恢复,有一天母亲带我一起去参加民进的组织生活,活动人数虽然不是很多,但从大家的发言中,我开阔了眼界,增长了知识,感到非常振奋。每个人的言谈都是那么真诚,敢讲心里话;大家那么友爱、亲切,如同一家人。当民进组织的领导得知我家住房困难后,为了解决我家的住房问题,主动与上级有关部门联系,上下奔波。终于在回城不到一年的时间,搬到了南长街的“牧师住宅”。当时一家人的喜悦是无法言表的,已半中风的父亲激动得留下了热泪。我对民进组织产生无比的感谢和敬仰,于是我开始仰慕这个组织了。

  一天,母亲非常严肃地跟我促膝长谈到很晚,问我愿不愿意加入民进,并把民进章程、会员权利和义务等向我做了深入的阐述,使我更深刻地了解民进组织。我立刻表示愿意,并连夜写好了入会志愿书。第二天,母亲向组织反映了我的愿望。

  1982年初,民进无锡市委的领导专程到我任教的小学,找到校领导了解我在学校的工作表现,学校领导对我给予了极高的评价。6月,我的愿望终于实现了,成为了一名光荣的民进会员。我当时又激动又惭愧,激动的是组织对我的关爱,对我的认可;惭愧的是深感自己离合格的民进会员还有一段距离,,我唯有努力工作、争取进步来报答组织对我的关爱!。

  当时,在整个南长区只有我一名民进会员,每次活动都是市委会统一安排,会员大多是市区级的领导,每次参加完活动都收获很大。由于人们对共产党的统战思想还较淡薄,我加入民进竟然引起了教育局某些领导的不理解,认为我这样优秀的老师为什么要加入民主党派,应该向共产党组织靠拢。……

  对此,我毫不理会,不断努力工作,认真上好每一节课,关心热爱每一个孩子,用我的音乐特长来启迪孩子,培养孩子们的审美能力和艺术鉴赏能力。常年排练合唱、器乐、舞蹈等节目,代表学校参加市、区的各项文娱汇演,屡获佳绩。付出了自己辛勤的汗水,我不自夸,不骄傲,默默地为教育事业努力工作着。

  八十年代中期,南长区成立了民进支部,我成为支部的第一批会员,起初会员只有三名,后来逐年壮大。每次组织生活都很有意义,大家反映各自单位的情况,向领导提出中肯的意见,会员之间互相帮助,亲如一家。当我身体有病时,到医院探望,到家里慰问。特别是现在所在的梁溪区小教三支部,每次活动都精心组织,活动内容丰富,有学习、交流、参观、送教、扶贫等等,精彩纷呈。每次支部生活,支部主委朱德胜校长都开车亲自接送支部内年级大的会员。虽然我已经七十多岁,但每次活动都积极参加,了解组织动态,关心社情民意,提出自己的一些看法。我喜欢做手工,用珠子串做各种小玩意送给大家,大家喜欢,我也开心。我还每周去教堂为他们免费弹琴,常年资助两名特困学生,帮助他们完成学业。我为民进、为社会尽我所能,做一些微薄的力所能及的事情。

  党的十九大召开了,我要牢记习总书记的教诲: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永远奋斗。

  我感谢无锡民进——我们的家。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

责编:民进无锡市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