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漫谈 » 正文

暑期的烦恼

时间:2018-07-03 [ ] 浏览次数: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民进无锡市青山高级中学支部  王俊才

  天气热了,大考也考完了,暑假就来了。虽然不要早起去学校,可以略略起的晏些,可假期给孩子带来的不都是欢乐,也带来了烦恼。辣妈虎妈早已经给他们挖好了坑,逼着赶着让他们去跳,有奥数写作坑,有舞蹈乐器坑,有书法美术坑,还有那跆拳道,孩子们的负担不见得比在学校里轻多少,只听得当今社会一声叹息:现在孩子的负担真重啊!

  其实不光是现在的孩子,就是那上世纪六七八十年代的许多孩子在暑假里也有沉重的负担的,也是很烦恼痛苦的。当然烦恼不是来自学业负担,那时的学业的负担不重,暑假作业不消几天就可以干完。烦恼来自家庭副业,在那个吃饭靠工资花钱靠自己的年代来帮助大人挣些小钱以贴补家用。

  家庭副业其实就是做一些单位的外包工作,如代菜市场剥蚕豆瓣,代火柴厂糊自来火盒子,代蚊香厂糊蚊香袋蚊香盒,代冷饮厂给棒冰纸涂蜡,代劳保用品公司扯回丝等等等等诸如此类的简单劳动,当然报酬也很菲薄。无锡人夏天喜欢用豆瓣做菜做汤,菜场的豆瓣都是卖给单位的,剥豆瓣不需要工具,一般也不用在家里做,就在菜市场找个能够避太阳避风雨的棚子就行。干蚕豆是硬的不行,所以都是事先泡在水桶里,等到泡软了,豆皮涨开了,就可以剥了,不过那姿势很不雅观,因此很多人宁愿做些其他事也不来菜场剥豆瓣。人坐在小凳子上,面前有两只水桶,一只水里有泡好的蚕豆,另一只是清水,准备放剥好的豆瓣的,剥的时候,左右手抓一把豆,把一粒蚕豆像嗑瓜子一样把蚕豆立起来送到嘴边,迅速用牙齿把豆的黑线部分咬掉并随口吐掉,然后用手对着清水桶用力一捏,就把剥好的豆瓣挤到清水桶里去了,说时迟那时快,在挤的同时另一只手就又把一粒豆送到嘴边去了,这样两手左右开弓,手不停嘴不停,直干到一桶豆剥完。这时满嘴豆腥味,嘴里涩涩的,两手泡的发白,钱也没几个。至于扯回丝,是到劳保用品公司把针织厂的棉毛衫裤汗衫布的边角料称回家,把夹猪毛的夹子用什锦锉锉成锯齿形,然后夹住边角料的线头,把一块块零布扯成一团团回丝,再交回公司,公司再卖给工厂擦机器工人也用来擦手上的油污,扯回丝这活看起来轻松,老太太坐着聊聊天就做好了,但是在扯的过程中有粉尘飞出来,身上都是灰,所以也是脏活。在家庭副业中最为面广量大,现在五六十岁的人记忆犹新的是敲瓜子,要把瓜子一粒一粒敲开,瓜子壳归瓜子壳,瓜子肉归瓜子肉,单调枯燥很没劲,多少孩子强压着好动好玩的天性,宅在家里,粒复一粒日复一日的敲,那也是很苦逼。

  所以暑假都有烦恼,只是烦恼各不一样而已。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

责编:民进无锡市委